ENGLISH

ENGLISH

扫一扫关注我们

海洋大咖聚杭州,把脉观测南大洋 —— 第七届南大洋观测系统科学指导委员会议在西子湖畔召开

2018-05-09

       2018年5月9日,来自澳大利亚、美国、德国、英国、意大利、挪威、瑞典、新西兰、韩国、土耳其、荷兰的国际南极与南大洋研究专家和中国极地科学与海洋科学领域的数十位专家学者在杭州西子湖畔的金溪山庄召开南大洋观测系统(The Southern Ocean Observing System,SOOS)科学指导委员会会议。

       国际水文地理组织2000年将南纬60度以南的全部海洋定义为南大洋。国际南极研究科学委员会(Scientific Committee on Antarctic Research,SCAR)和海洋研究科学委员会(Scientific Committee on Oceanic Research, SCOR)于2010年8月启动了南大洋观测系统(The Southern Ocean Observing System,SOOS)计划。国家海洋局第二海洋研究所卫星海洋环境动力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的陈大可院士于2017年被选为SOOS科学指导委员会委员以及SOOS在中国的代表。本次会议由卫星海洋环境动力学国家重点实验室代表中国承办。

       南大洋为地球上的洋盆之间和全球海洋环流上层和底层之间提供了主要的联系通道。其受太平洋、印度洋和大西洋环绕的独特地理学特点,使其成为对全球海洋环流和地球系统有深远影响的区域。南大洋影响全球尺度的气候、生物地球化学循环和生物生产力;同时,南大洋的变化也会引起全球范围的响应。

       有限观测表明,南大洋一直在变化之中:该地区的变暖速度快于全球海洋的平均变化;由降水和冰盖融化导致的盐度变化在上层海洋和深海中都被观察到;南大洋对于碳的吸收减缓了全球变化的速度,但是却加剧了海洋的酸化;随着物理和化学环境的变化,南大洋的生态系统也相应发生着变化。然而,短期的和不完整的观测使了解南大洋的变化非常困难。持续的、综合的、多学科的观测在研究南大洋变化中显得非常重要。提升南大洋过程、反馈机制及其对全球变化敏感性的研究,是人类破解气候变化、海平面上升、海洋酸化和海洋资源保护等难题的必经途径,需要跨学科的协同合作。

       南大洋观测系统(SOOS)的目标是解决南大洋科学研究6个主要挑战:(1)南大洋在全球热平衡和淡水平衡中的角色;(2)南大洋翻转环流的平衡;(3)海洋在南极冰盖的稳定和对海平面上升的贡献中所扮演的角色;(4)南大洋碳吸收的趋势和后果;(5)南极海冰的未来变化;(6)全球变化对南大洋生态系统的影响。SOOS目前受到了南极研究科学委员会(SCAR)、海洋研究科学委员会(SCOR)、南极海洋生物普查(Census of Antarctic Marine Life,CAML)、全球海洋观测系统Global Ocean Observing System,GOOS全球海洋联合观测组织(Partnership for Observation of the Global Oceans,POGO)和世界气候研究计划(World Climate Research Programme,WCRP等国际计划项目的支持和赞助。

       2009年12月6日至2010年2月20日,中国第26次南极考察队首次成功在南大洋开展潜标观测。该潜标系统投放于距中国南极中山站约60海里的普里兹湾海域,获得为期2月余的时间序列观测数据。潜标系统主要由温度盐度采集器、沉积物捕获器、声潜标学多普勒海流剖面仪和浮球组等设备组成,主要对南大洋的温度、盐度、流速等数据进行长期观测,分析普里兹湾冰间湖形成和维持的过程,为研究南极大陆周边海域海洋、海冰、大气之间的相互作用提供支持。之后,中方科学家在“人类和平利用南极”的目标指引下,持续为南大洋的观测贡献着力量。本次SOOS年会在中国的召开,为中国科学家在南极研究的国际舞台上提供了充分展示的机会,中国科学家的观点和努力得到了国际极地研究界的普遍认可。中国极地办公室秦为稼主任、中国极地中心徐韧副主任、国家海洋局第二海洋研究所黄大吉副所长到会祝贺并介绍了中国南极科学考察活动和中国极地研究的科研力量与科学计划。

       南大洋观测系统SOOS执行委员会会议、SOOS科学指导委员会会议、SOOS数据管理分委会会议、南大洋数值模拟研讨会于5月6-11日分别在海洋二所和杭州金溪山庄的分会场举行,中外科学家将在南极与南大洋的物理海洋学、海洋化学、海洋地质学、海洋生态学基础观测数据采集、共享与数值模拟方面展开深入讨论。(曾江宁)